聊天能赚钱,声音变生意?警惕语音社交APP成“黑网”

不需看脸、只听声音、多种玩法……语音交友软件倡导的“陌生人社交”,正逐渐占据90后、00后的空闲时间。然而,媒体调查发现,虽然一些平台纷纷标榜为电台听歌、声音交友、游戏开黑,实际却“挂羊头卖狗肉”,打着语音交友的幌子,行色情交易之实,有的平台甚至对语言性暗示进行明码标价。软色情、网络“黑产”交易,让声音交友正逐渐变成一门色情生意……

“不看脸、只听声音”

手机里安装了4个语音交友软件的林可说,在“看脸”的网络空间里,美和帅的标准已经固化,受欢迎的总是那些“长得美、长得帅”的“网红”,大多数年轻人只能徘徊在围观的边缘。但声音的世界则不同,每个人都有成为主角的可能。

渴望被认可、渴望被关注,让一批批年轻人进入了“只听声音”的交友世界。

近年来,主打“陌生人社交”“声音社交”的产品异军突起。《2019年社交网络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从2018年底开始,主打提供陌生人认识、匹配、交流的语音社交APP掀起了一波小高潮。截至今年3月,此类APP在各大应用商店的总量已超过百余个。与此同时,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语音社交用户2020年预计突破2亿,用户多为90后群体。

“作为女生,您只需要陪别人聊天,就能一分不花地兑换自己想要的礼物”“作为男生,您只需花费一点金币,就能和女神一起玩游戏、私聊互动”……语音社交软件“点点约玩”这样推广语音社交业务。随之而来的,是语音软色情堂而皇之地在互联网上传播。

在“点点约玩”平台上,林可以30元/小时的收费标准,陪手机另外一端的网友赵宇玩手游。在一个小时的游戏陪玩过程中,小林不断以发嗲、娇喘、呻吟的声音与玩家互动。林可说,还可以在平台上选“连麦”“叫醒”“哄睡”等付费服务。

在“绯闻语音”“鱼丸空间”“KK交友”“小耳朵语聊”等几款声音社交APP内,均有用户在公开的聊天室内通过性暗示、打色情擦边球的方法,怂恿他人用虚拟币刷礼物,甚至还提出“线下邀请”。

层出不穷的软色情、性暗示,也为线上平台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和流量。在多个平台注册账号的张琦看来,打打游戏、聊聊天、说说话,也能“赚”不少钱,各类聊天服务的收费在15元到30元/小时之间,而平台还会根据主播的才艺、用户好评等指标进行评级。

不对未成年人设限

人人都有展示机会、兴趣相投便能聊到一起,语音社交APP在成为年轻人“新宠”的同时,也正朝着低俗化、色情化、隐蔽化的趋势发展。

在华为应用市场里搜索“语音”,出现有超过50款相关软件,标签多为“聊天”“交友”“婚恋”。

一些热门APP的下载量已超过百万次,且对用户的年龄限制很宽松。在华为应用市场中,“绯闻语音”“小耳朵语聊”“KK交友”的年龄限制均为“12 “便捷通道”,但如果不及时拉紧闸门、设置门槛,任由批量化技术输出、资本化运作,网络黑色产业链和涉黄低俗内容交易或将在此滋生壮大。对此专家建议:

首先,引导建立行业自律标准,让各语音社交类APP建立起统一的内容信息底线。如视频直播平台类APP在2016年前乱象丛生,色情直播平台屡禁不止、低俗内容充斥其中,随后,多家互联网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经纪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起草《网络表演(直播)内容百不宜》等行业指导标准,各家平台内容有了比较大的改善。

其次,平台应加大语音内容审核力度,建议引导国内顶尖语音人工智能企业,对涉黄语音、软色情声音标本进行识别,并引导技术企业将识别技术输出给各大语音社交软件,减少各初创平台人工审核压力和尺度把握不统一的问题。

再次,减少相关软件的宣传和广告。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语音交友、语音直播行业的运营有低俗色情成分在,类似一种新的服务业,它不应当适用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是一个红线。

最后,强调企业主体责任,内容生产应遵循正确导向,创作传播充满正能量的产品。朱巍表示,有关部门应该引导相关平台创作、传播充满正能量的产品,以优秀的作品感染人,以积极健康的内容吸引人。 (文中用户人名均为化名)

(据新华社)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