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关于中国游戏机的“灰色”生存现状!

电子游戏机的控制台是否被认定为电子出版物并进行相应监管,不仅关系到被指控的控制台制造商周文慧的个人命运,也关系到这个年产值数百亿元的行业的审批过程。

3月14日,当周文慧在法庭上做最后陈述时,他疑惑地说,“如果街机游戏真的有这么多问题,我真的想改变我的职业,去研究和开发家庭游戏。”

一年半前,这家游戏机制造商被控赌博罪,现在被控非法经营。 2013年9月,周文慧在看守所看到了上海自由贸易区成立的消息。FTZ计划中看似低调的措辞“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和娱乐设备的生产和销售”,被包括周文慧在内的数千家国内游戏机制造商视为取消游戏机禁令的标志。

赌博是游戏机的“原罪”,但周文慧遇到了新的麻烦。他被指控在制作前没有从新闻出版部门获得出版许可证,但他辩解说,“这个行业的头一直是文化部门。”

14年前,一项禁令让这个行业陷入了困境。经过多年的灰色增长,周文慧实际上面临着一个模糊的身份问题,“我们生产的是什么产品?”

如今,电子游戏机的控制台是否被相关部门认定为电子出版物,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严格监管,不仅关系到周文慧的个人命运。 他面临7至9年监禁的指控,超过4亿被没收的财产也可能被认定为非法营业收入,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赌博案件。

灰色增长

20世纪80年代,街机通过中国香港被引入大陆,形成了一代人的童年生活。然而,直到20世纪末,街机的芯片生产一直被日本和台湾垄断。首先,它们被走私,然后在大陆建立工厂,向大陆成千上万的游戏厅出售游戏机。

周文慧早年在江西老家开了一家游戏厅。赚了点钱后,“因为他对电子感兴趣”,周文慧去了新余市的玉水技校,在一所专科学校学习电子。

2004年,32岁的周文慧去广州番禺工作。在开一家修理店帮助别人修理控制台的时候,他在一个私人辅导课上学习了编程。后来,他还通过招聘在台湾人开办的泰格电子厂找到了一份工作。 广州番禺和中山市是国内游戏机的集散地,占全国产量的70%。

”国内技术力量主要从事游戏机周边和下游行业。很少有人从事核心技术的研发,甚至国家文化部也这么认为,”周文慧在一份声明中说。

2007年,周文慧学习“偷老师”后,注册成立了广州长河圣东计算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公司) 他开发的第一个产品是扑克游戏。现在,伴随着战士之王、西游记、三国战争编年史和其他80后“宠儿”的象棋和纸牌游戏早已在游戏厅绝迹。

周文慧随后使用了韩国空管公司的亚马逊平台。亚马逊平台是一款带有中央处理器、扩展存储、输入输出接口和各种芯片的主板。开发者只需要用ATC公司的开发库编写游戏程序,然后用编译器将其翻译成机器代码,并存储在主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