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中小行发展难题,金融委开会支持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银行资本充足率的压力体现在许多方面。

严格的监管加上各种外部因素,中小银行的发展依然突出 11月6日,国务院财政委员会召开会议,再次关注中小银行增资问题,并发布积极信号。

这是财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 会议提出,要改善银行补充资本的市场环境和配套政策,完善可持续的资本补充体系和机制,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从根本上解决中小银行发展的体制和机制问题。

据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此次会议的重点主要包括: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完善支持科技创新的金融政策措施,优化科技创新融资方式,重视现代央行体系建设,加强资本市场基础设施体系建设等。

关注银行资本补充

为了改善市场环境,支持银行资本补充政策,财务委员会最近召开了多次会议,就银行资本补充问题发表了强烈意见。

会议认为,要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完善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内控体系,从根本上解决中小银行发展中的体制机制问题。 同时,会议强调,当前重点应放在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上。 要重视推广中小银行经营管理的一些好经验和做法,完善中小银行的经营模式。

8月31日,金融委员会第7次会议明确表示,鼓励银行利用更多创新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真正落实尽职调查豁免条款,有效调动金融机构业务人员的积极性,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全面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9月27日,财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决定加快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长效机制建设,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 着力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将资本补充与完善公司治理、完善内部管理相结合,有效引导中小银行下沉重心,服务地方,支持民营中小微型企业。

近年来,中小银行在经营过程中初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原有银行体系的不足,但仍存在许多问题。

王新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别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中国在市场准入和业务创新等政策方面仍持谨慎态度。中小银行机构的发展受到更多限制,市场竞争力不够强。 中小银行自身也存在经营模式粗放、风险意识不强等问题。 中小银行在改革过程中明显落后。首先,管理理念还没有完全从原来的观念中解放出来。他们仍然强调规模扩张和发展速度,忽视资产质量和效率的提高。二是不良资产比例高,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少,处置力度不够 一些中小银行积累了各种风险,在生存和发展中面临巨大挑战。

目前,我国商业资本的辅助工具很少 一般来说,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内生的(自我获利);二是外源性,包括首次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永久债券、优先股、二级资本债券等。 然而,对于中小型银行来说,二级资本通常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券来补充,而一级资本工具有限。

金融监管研究所所长孙海波认为,近年来银行资本充足率面临的压力体现在许多方面。 例如,由于经济周期和监管标准,银行的不良率普遍上升,尤其是中小型银行。由于TLAC(全损吸收能力)的要求,大洪未来几年的资本压力不会小。由于新的资本管理条例,少数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面临资本压力。

为促进银行资本补充,今年以来监管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为商业银行“补充血液”开辟了多种渠道 例如,2019年初,作为一种新的资本补充工具,商业银行获准发行无固定期限的资本债券。为丰富保险资金配置,中国保监会将允许保险机构投资合格的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等。

永久债券的发行正在加速 例如,今年9月,渤海银行正式批准发行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的可持续债券,成为中国首家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发行可持续债券的非上市银行

孙海波认为,过去发行资本工具并不容易,因为中小银行的监管评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精神创伤和痛苦等指标并不特别乐观。 预计在银监会+央行(永久债务和二级资本债务)/交易所(优先股)双重审批环境下,将加大对中小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务、优先股和永久债务的支持力度。

高度重视中央银行体系建设

会议还强调,应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角度高度重视现代中央银行体系建设。 金融体系建设再次符合顶层导向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年11月5日,建议建立现代央行体系,完善基本货币投放机制,完善基准利率和市场化利率体系。

对此,央行表示将紧密结合中国人民银行的实际情况,不断完善金融宏观调控机制,构建现代央行体系,完善适应性强、竞争力强、包容性强的现代金融体系。此外,我们将进一步加强金融业的治理能力,及时防范和化解各种风险,支持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促进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

据业内专家称,中国央行已经具备了现代央行的大部分功能,并在不断完善。建立更完善的货币财政政策协调机制将有助于完善现代中央银行体系。

长期以来,央行通过结合国内外形势灵活运用货币政策,保持了合理充足的流动性。 从近期的公开市场操作来看,11月5日,央行将一年期多边基金利率下调5个基点,至3.25%,释放出加大反周期政策调整力度的信号。不难看出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整、预调整、微调和谨慎。

东方金城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王庆认为,此时下调MLF利率将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和宏观经济运行。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李麒麟表示,在缺乏市场预期管理的情况下,央行下调了MLF利率,主要是因为银行受到债务成本的约束,缺乏足够的意愿继续降低利差以积极压低LPR。在短期经济增长触及政策底线、稳定增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央行下调了定价基准多边基金利率,引导LPR调整更加及时,从而实现降低实际融资成本、稳定就业和加快投资的目标。

(责任编辑:李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