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法执法检查报告:不同的高校生均经费差数倍

?

10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集体审议《高等教育法实施情况检查报告》时,部分与会者谈到高等教育投入的不平衡。一些成员说,不同大学的平均经费比这差几倍。

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和卫生委员会委员王伟(Wang Wei)表示,目前,地区差异,尤其是部属高校和地方省属高校之间的差异,仍然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仍有扩大。“现在的“双头等舱”是一波。当然,我们希望一些实力较强的高校能够更好地提升自己的水平。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更多的省级地方高校,他们的情况令人担忧。我们还进行了一些调查,如平均学生资助,如博士生入学人数,一些“双顶”大学和地方院校之间的平均学生资助差距是十倍或更多。地方高校给予地方人才培养,以及他们的平均学生费用、教师待遇等。实际上正在扩大与“双一流”大学的差距。

王伟说:“有句谚语说‘我们应该在蛋糕上加糖霜,及时帮助有需要的人’。“我呼吁加大对地方高校的支持力度。目前,地方高校主要由地方财政资助。但是,在一些地方,特别是中西部地区,这些省、自治区的经济实力不强。指望地方政府增加对高校的投资是不现实的。虽然教育部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努力,但我认为仍然有必要增加对地方院校的资助和研究生入学人数。只有当有了普遍的进步,优等生才能得到提升”。

作为无表决权代表出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赵国祥和马严蕊也谈到了平均生活费用问题。赵国祥说,“下级高校和地方高校之间确实存在差异,发达地区的高校和中西部地区的高校之间也存在差异。这个问题反映在每个学生的分配上。教育部直属高校的人均分配额每年超过2万元,发达地区高校的人均分配额每年在1.6万元至1.8万元之间,而中西部地区高校的人均分配额每年在8,000元至1.2万元之间,因此人均分配额无法达到1.2万元的水平。此外,在竞争经费方面,中西部地区高校师资队伍不稳定,高层次人才严重流失,尤其是地方高校。平均而言,本科大学的竞争性资助不到每所学校800万英镑。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除了一些省份数千万所相对较大的学校外,还有数百万所,有些甚至达不到800万”。

马严蕊是山西农业大学的老师。“从数据可以看出,就人均支出而言,广东的人均支出是青海省的31倍。从我们调查的学校来看,有些学校不到4000元。这导致了许多失衡。以一所学校为例。在过去的20年里,有1000多名教师,从1995年到2015年有375名教师流失,三分之一的人才外流。这种外流导致了国内外优势学科的关闭。纪律造成的损失是不可弥补的,导致了“纪律贫困”。这种贫困不同于生活贫困。生活在贫困中可以摆脱贫困,但是没有纪律是非常危险的。因此,建议在系统中不要有人为的“极化”。人们常说过去有利于历史,今天有利于经济,明天有利于科技,后天有利于教育。我们的教育不平衡,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未来的问题会更大”。

“这次我们去了辽宁,他们说他们的学生是国家资金分配的倒数第二名。”杨震委员还说,各大学学生经费分配的不平衡非常严重。“不用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最好的大学是省立大学的两倍,这意味着学生的资金分配差异很大,所以这个问题非常突出。”

杨真说,“原因是什么?这很简单。教育部规定了每个学生的最低平均标准,但他却忽略了这一点。你去反思一下。他说省里应该给它,但是省里很不一样。地方经济水平有很大差距,有些人面临巨大压力。有些人更加重视并拥有更好的财政资源,这导致了相当大的差异。根本原因是大学的投入没有法律保障。其结果是大学根据其出身获得资助。其结果是忽视了人才培养的质量,违背了教育引导社会公平的目的。我认为这不是很有利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因为高等教育是教育体系金字塔的顶端,肩负着建设国家创新型大学和创新型国家的重任。就系统而言,建议对这种系统进行某些更改。能否制定高等教育投资保障法,确保创新型国家的建设以及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水平?否则,投资缺口实在太大,不利于高等教育的发展”。

(来源:北京新闻)

(编辑:DF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