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账款拖累现金流 秦川物联短期偿债风险凸显

?

近日,成都秦川物联网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川物联网”)的IPO申请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接受。秦川物联网是一家从事智能燃气表和集成管理软件的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的公司。主要产品有IC卡智能燃气表,物联网燃气表和集成管理软件。

招股书显示,秦川物联网的营业收入在过去两年中的复合增长率为29.68%,且增长率相对较快。

根据时代商学院《2019年科创板IPO企业成长性排行榜》,在科技领域的119家IPO企业中,秦川物联网排名第78位,这主要是由于该公司的收入规模,毛利率增长,净利率增长,资产和负债。利率和流动比率等指标得分较低。

时代商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该公司的业绩高速增长,存在着下游议价能力弱以及短期债务偿还压力大的问题。

8月12日,该公司讨论了短期流动性风险问题。时代商学院致函秦川物联网,但截至9月11日,秦川物联网仍未答复。

短期债务偿还压力

招股书披露,秦川物联网的净利润从2016年的3477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4412万元,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6年的393.78万元减少到2018年。年销售额为34167千元。人民币显示净利润增长,并且净经营现金流量没有增加和偏离。

在受到基于股份支付的影响之后,2017年和2018年秦川物联网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净利润,该净利润无法转化为公司现金流入。净利润包括“黄金”。 “数量很少。

这是由于秦川物联网的讨价还价能力较弱,并且在发出货物后没有立即付款。因此,该书显示了净利润的增加和来自运营的净现金流量的减少。

此外,由于应收账款相对较大,秦川物联网的现金流较差,短期内存在一定的还债压力。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秦川物联网的速动比率为1.30,可比公司的平均速动比率为3.28。通常,速动比率可以衡量公司的短期偿付能力。值越高,偿付能力越强。秦川物联网的速动比率不到公司平均水平的一半,这意味着其短期偿付能力很弱。

但是如此高的比率实际上包含“水分”。

截至2018年底,秦川物联网的流动资产为1.95亿元,应收账款为1.43亿元,占比73.33%。这些资产不容易立即清算,还存在坏账的风险。

如果除去该资产,秦川物联网可立即用于偿还债务的资产仅为货币资金2100万元和应收票据730万元,而秦川物联网的流动负债为1.37亿元。立即变现资产远不能覆盖流动负债。 2018年,新天科技的货币资金为2.35亿元,流动负债为4.46亿元。

排除“水分”后,不能低估秦川物联网的债务风险。

从财务数据来看,秦川物联网的债务风险很可能源于应收账款的高企。

应收账款占比高达76%

通常,具有较强议价能力的公司可以在交货前要求下游付款,或在发货后立即要求下游付款。反映在财务报表中的预收款和应收账款数额很小。

时代大学商学院的研究发现,秦川物联网的预收款少,应收账款量大,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远远超过同业,这是公司下游。讨价还价能力很弱。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秦川物联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亿元,1.61亿元和2.02亿元,增长迅速。然而,报告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5亿元,1.13亿元和1.54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7.79%,70.65%和76.29%,占比很高。

秦川物联网销售的商品到年底将不再收取,资金将长期被下游占用。对此,秦川物联网解释说:“公司的客户主要是城市燃气经营者,信用期一般在六个月以内。”

《时代》商学院的研究发现,秦川物联网的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238天,约8个月,与6个月的信用期不符。而且,同一行业营业收入的应收账款余额远低于秦川物联网。

图1:秦川物联网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与同业公司的比例

数据来源:秦川物联网招股说明书,时代商学院整理

如图1所示,2018年可比应收账款占当期营业收入的平均比例仅为48.38%,低于秦川物联网近30%,足以说明秦川物联网的接受程度。账户余额在营业收入中所占比例远高于同业。同时,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秦川物联网预收款项仅25万元,新天科技和金卡智能预收款项分别为4000万元和3900万元。

可以看出,秦川国际贸易组织对产业链上游和下游企业的讨价还价能力较弱。因此,很多投资者怀疑公司是否会通过延长客户的信用期、不向客户收取预付款来增加收入。

8月12日,公司讨论了短期流动性风险问题。时代商学院向秦川物联网发函,但截至9月11日,秦川物联网仍未回复。

(编辑:DF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