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疟疾治癌”,科学的胜利还是盲目乐观?

在春节期间,“疟疾治疗癌症”的消息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癌症被中国科学家征服”的说法甚至引发了一阵兴奋。据说用于临床试验的注册电话已被抨击。 “晚期癌症治愈”这个词确实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一线生命的希望将触动无数家庭的神经。然而,与公众的欢呼相比,科学界对这一消息的态度相当平静。

疟疾流行在哪里,癌症死亡率在哪里低?

“疟疾”和“抗癌”,这两件事情是无关紧要的?更不用说这个大脑非常大了,古老的“毒药攻击”思想也很神奇。就这样,在今年春节,《疟疾可以抗癌?是真的!两例“无药可救”晚期患者或已被治愈》等网络和朋友圈的相关报道中,有人兴奋地问科学家朋友:这是真的吗?

该事件起源于今年1月中国科学院SELF讲座论坛的演讲视频。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学与健康研究所陈小平教授发表重大新闻:疟原虫抗癌,30多名患者从团队接受治疗,有人已经治愈。

疟原虫是一种微小的有机体,由它引起的疾病是疟疾。陈小平说,1985年,当他还是一名研究生时,他注意到“似乎有更多的疟疾,癌症死亡率很低,疟疾是否具有抗癌作用?”这一假设促使他在十多年的“疟原虫抗癌研究之路”后开始实施。

在分析了世界上许多国家50多年来的疟疾发病率数据后,陈小平发现疟疾发病率与总体癌症死亡率之间存在显着的负相关关系。简而言之,在疟疾流行的地方,癌症死亡率很低。该小组试图通过动物实验找到原因:他们将小鼠分成两组,一组仅接种癌细胞,一组接种癌细胞,然后接种疟疾寄生虫。结果发现,疟原虫感染可显着抑制恶性实体瘤的生长和转移,并显着延长荷瘤小鼠的寿命,如肺癌,肝癌和乳腺癌。

陈小平分析说,在癌症小鼠感染疟原虫后,免疫细胞被激活并杀死了一些癌细胞。 2016年,该团队与钟南山院士团队合作,开展了晚期肿瘤疟原虫免疫治疗的人体临床试验 - 为癌症患者提供注射,并注射1毫升含有疟原虫的红细胞。结果:“在前10例中,观察到5例患者有效,其中2例可能已治愈。”

“疟疾治疗癌症”背后的原理神奇现象并不新鲜

“至于疟疾发病率与癌症发病率之间的关系,两者之间的整体负相关关系非常微弱。”作为首批分析此事件的科学家之一,浙江省生命科学研究院王黎明教授大学毫无疑问,“疟疾抗癌”现象并不令人惊讶。高毒性病原体的入侵将自然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免疫系统可以杀死癌细胞。

这是近年来“热癌免疫疗法”的概念。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莉森,他开设了“癌症免疫疗法”,以及日本科学家本尼迪克特。在两位科学家的研究指导下,已经列出了多种新的抗癌药物(如O药,K药)。 “问题是O药,K药等都具有特异性免疫力,即途径和机制相对明确,'疟疾抗癌'是非特异性免疫,具体途径和机制仍然存在不清楚“。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肿瘤科主任王立伟教授向记者强调。

“疟疾治疗癌症”,魔术现象背后的原理确实不新鲜。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副主任王新宇告诉记者,BCG在治疗膀胱癌方面遵循了类似的原则。 1976年,医生探讨了使用BCG进行膀胱癌治疗。在BCG进入膀胱后,它会刺激膀胱产生局部强烈的炎症反应,并且大量免疫细胞进入膀胱肿瘤,产生强大的杀伤力。目前,BCG已经常规用于浅表原位膀胱癌和残留肿瘤免疫疗法。

向前推进是一百年前着名的“科尔毒素”测试。美国医生Collie向患有晚期癌症的患者注射了链球菌和粘质沙雷氏菌的培养滤器,这延长了一些晚期癌症患者的生存期。这种细菌制剂被称为“科林毒素”。

然而,包括科林毒素在内的中毒和中毒之路几百年来一直没有成为主流的抗癌计划。简而言之,原因是“利益不明确,风险也不小”。 “疟疾抗癌”也面临着这一瓶颈。一些研究人员直截了当地说:“有一种相对更准确的免疫抗癌方法。为什么要使用这种原始的”地毯式轰炸方法“?

探索对人体的研究应该谨慎,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在陈小平发表的临床试验中,两个“治愈”的晚期癌症病例引起了人们的特别关注。

据说“可以治愈”,因为有一个重要的指标显示医学验证疗法的有效性,即癌症是否在五年内复发。在这项研究中,最早的患者观察近两年,所以据说“治愈”是时候。现在还为时过早。

据报道,两例“可能治愈”的病例中有一例是晚期肺癌患者,经过多次靶向治疗(即没有药物治疗)后出现耐药,经过一个多月的疟原虫治疗后颈部转移性肿瘤消失,原发肿瘤通过微创手术切除。已经观察了一年多,并且没有复发。

另一个例子是患有多发性骨转移的晚期前列腺癌的患者。治疗前,骨转移部位严重疼痛,无法正常行走。它对常规抗癌疗法有抵抗力。经过疟原虫免疫治疗一个多月后,疼痛消失并恢复正常行走。已经观察了一年没有复发。

这两种情况是“稳定”,“完全缓解”,“可能治愈”甚至“治愈”吗?这是科学界最具争议的问题。 “根据所披露的信息,仍然怀疑这两种病例不被认为是疟疾寄生虫治疗的功效。例如,患者是否在治疗期间接受了其他治疗计划等。”王立伟告诉记者,由于临床资料还没有公布,一切都不可能谈,这可能是探索性研究的新方向,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尤其是人体。

专家的普遍共识是,如果没有更全面的科学论证,使用“治愈”一词很容易误导公众。参与这项研究的钟南山院士在公开采访中也持谨慎态度。他说,该实验已进行了近四年,仅用于其他治疗方法无效的终末期癌症患者。有近30名临床试验患者。观察1年10例,其中5例效果明显。

“在这项研究中仍有许多未知数。没有足够的证据和足够数量的案例证明该方法是有效的。个别案例不足以解释问题。现在似乎有一些迹象,但是结论还为时过早。“钟南山还强调了疟疾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

实际上,为了对抗癌症,人们主动患有疟疾,这是一种危险的举动。王新宇说,疟原虫感染引起的一些严重传染病的死亡率很高。虽然目前有青蒿素等治疗方法,但疟疾是一种传染病,应该谨慎对待由此引起的公共安全问题。

医学命题很复杂,并且在许多权衡中纠缠在一起。为了最大化任何治疗的价值和成功,没有根本的问题:机制是否可以澄清。毕竟,医学进步需要坚实的科学依据,否则人体就会成为盲目的实验产品。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