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房主的名字跟她老公的名字一样,那他到底是谁,难道是巧合

fede00003701ca34b194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她很早就结婚了。他们俩都还年轻,所以我想做一点生意。她的丈夫小李去借钱。她没想到业务会失败,而且资金也就丢失了。

后来,他们两个生下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开始被各种债务,即黑社会追逐。丈夫和妻子带着孩子到处躲起来,小李从一个醉酒的人变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日子,只有喝酒。房子搞砸了。我没想到她的丈夫喝得太多,脑血栓并死了。

浴巾环绕身体,然后去阳台。一旦屏幕门打开,阳台的一端就是热水器。燕玲转身看着热水器。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燕玲急忙回来。她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小偷,用手抓住了门把手,想说些什么。

站了一会儿后,燕玲觉得有点冷,所以她偷偷地打开门,整个走廊都没有看到任何东西。所以我去了热水器研究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我把电池取出来看了看,装回去了。

然后回去继续洗澡,洗一会儿,然后再没有热水,她认为热水器坏了。燕玲从浴室走到阳台。她最后一次看到了一些不洁净的东西。这次她有点小心翼翼。她偷偷地打开了门。当没有人在那里时,整个走廊都有一个蓝色的窗户。那是热水器的亮点。

严玲认为蓝灯很奇怪,所以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一步一步地走,直到蓝光离她一米远,蓝色观景窗里有个人头。害怕她冲回房间,不敢洗澡,快速擦干身体,然后跑回自己的房间,和孩子一起睡了一晚。

第二天,她送了两个孩子去临时托儿所,然后出去工作。工作完成后,接孩子,然后带孩子睡觉,坐在起居室休息看电视。看电视一段时间,然后准备洗澡,去洗手间,然后打开热水龙头。

在等待热水时,她在浴室的镜子前,把头发往上,然后开始洗脸。他用水龙头低头看着水,抬起头,看见镜子里有个男人。严玲很震惊,就在镜子里面。

她环顾四周,门关上了。她只能安慰自己。她必须视而不见,努力让自己的心降下来。然后继续洗脸,不敢看镜子,然后开始刷牙,小花不自觉地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向左和向右。

突然间,我觉得有人闪过它。她从镜子里清楚地知道有人在她身后闪烁。那时,她害怕冲出浴室,不敢洗澡,然后和孩子们一起睡了一晚。

然后第二天,这只是一个假期,所以我没去上班。在家里的沙发上,随着孩子们一起看电视,把电视转到卡通站,当你看着它时,你就会昏昏欲睡,和孩子们一起玩耍。

孩子们在那里玩耍,她像那样睡着了,突然孩子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你为什么不玩,恨,”然后哭。她睁开眼睛,长子躺在地上睡着了。妹妹独自坐在角落里,抓着一个玩具。看起来有人拉了玩具。玩具的另一边更高,姐姐哭了。

这时,她大声喊着她的妹妹:“你和妹妹在做什么?”姐姐抱怨道:“他不给我玩具。”她害怕从沙发上站起来说:“谁不为你效力。”玩具?“姐姐没回头说,”这个叔叔。“小华急忙回答:”姐姐,不要说话,什么叔叔。“

气氛很迷人,但我姐姐还是坚持说:“是的,他从来没有给我玩具。妈妈,告诉他这件事。”在谈到她的妹妹之后,她转向小华说:“妈妈,告诉他关于他的事。”话语完成后,娃娃的另一边突然松了一下,姐姐一失去重力就倒在地上。

严玲认为我们生活在很多地方,并且生活在宣传不力的地方。我们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直觉告诉自己:“这房子不干净,所以打电话给房东。”

第二天恍然大悟,她打电话给房东。眼泪说:“女房东很尴尬,我带了两个孩子,”他说。房东说:“怎么样?”她立刻说:“我带了两个孩子,在你家里.”。

当他犹豫不决地支持领主时,房东直接说道:“你想出租,然后,你什么时候看,我们会做的。”当严玲听到房东的租金撤退时,她认为必须扣除租金押金。

房东的妻子到了预约时间,到了晚些时候。她去了燕岭的出租房,拿了钱说:“你得出租。”房东问她为什么不直接问她。有没有住的地方?“燕玲摇摇头说:”还没有。“

女房东继续说,“没关系。我们先做。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待在这里两天。”她很好地看着房东的妻子,所以她说,“房东太太,你住在这个房子里了吗?”这里吗?“

我想谈谈聊天,谈谈房东并说:“在我丈夫和我之前,我的丈夫死于肺癌,在这个房间里死了,不能说是闹鬼的房子。”因此,当房子登记时,房东妻子也没有任何感觉,但住在这个房间的每个女人都会有这种情况。

无论如何,严玲都想到了,如果她想离开,那么她将与女房东一起获得租约和手续。房子是房东的妻子的丈夫,后来转移到房东的妻子。

突然,她看到房地产许可证上的名字吓坏了。房东的妻子的名字是林雄,封印在旁边。封口机的名字也叫林雄。

原来,严玲的丈夫也叫林雄,突然鸡皮被捡起来了。她觉得她一定是个死去的丈夫,她一直跟着她母亲和儿子三次。一切都是如此巧合,以至于她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喜欢不喷,喜欢记得加入书架,收藏,喜欢,评论,转发和注意,谢谢!